首 页汽车美食游戏财经家居时事体育健康养生教育社会军事科技星座运势动漫音乐情感文化搞笑综合母婴育儿历史宠物旅游国际时尚娱乐

主页 > 科技 > 智慧医院:从信息化起步,互联网化变身,智慧化融合

智慧医院:从信息化起步,互联网化变身,智慧化融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发布时间:2019-10-17 05:33:05

医院作为医疗服务的核心,“智慧医院”早已被纳入许多医院的年度计划。

长期以来,“大医院拥挤,小医院拥挤”是我国医疗资源总体短缺和分布不均的外在表现。此外,近年来,中国城市化进程加快,老龄化和慢性病问题日益严重,医疗卫生服务压力巨大。目前,医疗改革也进入了关键时期,控制医疗保险费用迫在眉睫。然而,与此同时,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在智能医院建设中的快速发展,为提高医疗服务效率和质量、降低医疗费用带来了新的机遇。

根据麦肯锡(McKinsey)的分析,在许多国家,医疗服务领域技术落地带来的成本节约相当于年度医疗总支出的10%。根据第十二个五年计划,2020年卫生总支出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6.5%-7%。到2020年,中国的卫生总支出预计将超过6.5万亿元,数额巨大。

事实上,医院的智慧一直是时代的潮流,并在国家一级一再受到鼓励。2018年1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了《关于发布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2018-2020年)》的通知,指出“互联网+”将作为建设智慧医院的手段。2018年4月,该国许多部委颁布了若干"互联网+保健"鼓励政策。去年9月,发布了三个重要文件,即《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条例(试行)》。

然而,什么是“智能医院”?这个行业的参与者是什么?出现了什么新的模式和想法?这个行业在哪里?这些问题还没有讨论。

针对智能医院概念的定义,国家卫生与健康委员会医疗管理与医院管理局副局长焦亚辉在今年3月由国家卫生与健康委员会(national health and health Committee)举办的例行记者会上提出了以下问题:“什么是智能医院,它是只使用可穿戴设备的智能医院吗?利用互联网技术,开设互联网医院,互联网诊疗是医院的智慧吗?”

事实上,中国医疗智能化的早期原型是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的医院信息化建设,包括“单机”医院信息系统、电子病历、远程会诊等。然而,大约十年前,医院信息化建设正式进入智慧阶段,医疗信息化不再等同于医疗智慧。智能医院的概念首次出现在2009年美国医疗卫生论坛上,提出互联网技术、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等智能技术广泛应用于医院的所有科室。

然而,在中国,今年3月,随着国家卫生和安全委员会医疗管理局和医院管理局发布《医院智能服务分级评估标准体系》,中国智能医院的标准也已经标准化。

目前,智能医院的定义范围主要包括三大领域:第一个领域是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医务人员“智能医学”和信息化建设;第二个领域是为病人提供“智能服务”。例如,手机支付、预约登记、预约诊疗和信息提醒,包括一些衍生服务,如停车信息的推送和提示。第三个领域是医院管理的“智能管理”,用于医院的精细化信息管理。包括his系统、oa办公系统、财务系统和物资管理系统等。

根据《医院智能服务分级评价标准体系》,国际政府围绕17个评价项目对医院智能服务信息系统的功能和有效应用范围进行了分级,包括预诊断、诊断中、诊断后、全过程服务和基础与安全五个方面的智能化。据了解,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的医疗管理局和医院管理局将对医院情报服务进行分级管理。电子病历为0-8级,情报服务为0-5级。通过分级管理,它将发挥指挥棒和指导作用。从这个角度来看,医院的智慧已经成为一项艰巨的任务,势在必行。

事实上,在“智能医学”提出之前,互联网医学被认为是它在这个行业的前身。这曾经是一个热门话题,但问题也接踵而至。例如,一些相关行业的人士对媒体表示,在互联网医疗的早期,市场上的主流方法是为医院开发应用或微信公众号,并在网上进行注册和支付。然而,大多数医院往往不受医院信息的保护或对互联网缺乏了解。这项服务的接受度不高,市场教育困难,难以实现。近年来,随着政策的不断鼓励,甚至“医院情报服务分级与评估标准体系”等接力棒政策的出台,“情报”一词为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从医院智能服务分级与评价标准体系来看,智能医院是医院信息化和互联网的融合与推进。智能医院的产业链可以分为三个方面:医疗保险成本控制的医院侧、患者侧和第三方。医院方面主要包括医疗设备、智能设备、医疗信息化、分级诊疗、远程医疗等。患者方主要包括可穿戴设备和互联网医疗应用,提供在线咨询和预约登记服务。此外,鉴于医疗改革和医疗费用控制的大方向,借助信息技术对医疗费用进行智能管理和控制也有很大的市场。

从信息化开始,从网络化转向智能集成,智能医院领域的参与者越来越多。有互联网医疗初创企业、医疗人工智能初创企业、传统医药企业、医疗信息技术制造商,许多公司都来自跨境转型。不仅有专注于特定细分市场的企业,也有覆盖智能医院全过程的企业。

谈到医院智能化,许多老牌信息上市公司,包括东软集团、东华软件、万达信息、威宁健康、创业软件、易连忠等。自然不会放手。他们主要依靠自己在信息技术领域多年的积累和优势来提供医院信息系统(即医院信息系统(hospital information system,His)、实验室信息管理系统(lis)、图片存档和通信系统(pacs)、传输系统、医生工作站等基础信息系统。然而,近年来,它开始涉足延伸产业链的业务,转向智能医疗解决方案的提供商。

例如,阿里入股的威宁健康和腾讯在东华软件投资了近13亿元。根据东华软件2018年年报,其全资子公司东华医疗集团建立了智能医院、区域医疗、互联网医疗、医疗保险支付和费用控制四大综合解决方案组,并在云诊所和智能网络医院、医学会建设、处方流通和药品流通方面实施了布局。然而,威宁健康也在整合医疗信息产品和服务,同时利用新兴技术开发创新的医疗卫生服务模式,推进“云医学”、“云医学”、“云保险”、“云康”和“互联网创新服务平台”的协调发展战略。今年9月10日,百度还宣布对东软控股进行14.43亿元的战略投资。双方正式成为战略伙伴,进一步推动医疗智能云、人工智能辅助诊断、医疗大数据挖掘、智能健康管理、云医院等领域的技术升级和模式升级。

除了上市公司的旧信息之外,还有许多来自境外的上市公司,如典型的真实情报。它最初是一家智能城市建设服务提供商。自2015年以来的五年中,战略资源集中在智能医疗领域,三角洲智能医疗领域的收入比例持续上升。2018年,智能医疗业务收入9.37亿元,占总收入的37.08%。近年来,大石智能在智能医院建设方面频频出手。据统计,2015年至2019年,大石智能与医院共签署了14个项目,金额超过49亿元。

事实上,不难理解,如此多的成熟上市公司对智能医院持乐观态度。一方面,这是国家政策的红利,另一方面,这是巨大的市场容量。据相关报道,假设以年收入50亿英镑的前三家医院为例,建设智能医院的投资至少为5000万英镑,这只是其中之一。如果考虑到国家要求二级及以上医院发展智能医院和一些民营医院,智能医院无疑是一个1000亿级的市场。

面对1000亿美元的市场,一些创新和创业型公司也正在崛起。医学会、北京易集团、连欣、金蝶医疗、云泰网络等。以不同或相似的方式参与智能医院整体解决方案的竞争。

其中,医药协会搭建了一个平台,上游是医生、医疗设备制造商、支付者(包括基本医疗保险和商业保险)和医疗大数据,下游是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等医疗机构和有医疗需求的B终端。需要将大数据、智能健康互联网、医疗保险控制费、家庭医生慢性病管理监管等整个环节结合起来,为医院提供智能医院整体解决方案。北京益智医院的解决方案是通过移动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为医院提供基础应用、智能医疗、智能管理、智能协作、智能材料连接等解决方案。金蝶医疗(Kingdee Medical)最近升级了整体智能医院综合解决方案,在数字医院的基础上开发和扩展了互联网医院服务,包括互联网医疗服务、互联网诊疗服务和医学会远程医疗服务。最后,达到了医务人员的“智能医疗”、病人的“智能服务”和医院管理的“智能管理”,完全符合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医疗管理医院管理局“医院智能服务分级评价标准体系”中定义的智能医院的三大业务部门。

该行业中也有专注于三大业务部门之一的企业。例如,云泰网络(Yun Tai Network)位于公立医院的互联网上,从事面向患者的智能服务。2014年,云泰网络推出了智能医院应用。我们把整个诊断和治疗过程都放到了网上,为病人看病节省了时间。今年,我们推进了网络医院的建设。云泰网络认为,医院的基本宗旨是为病人服务,最终目标是2c。那么,智慧医院也应该以智慧服务为核心。

此外,在春风的政策下,专注于智能医院各个方面的企业可能已经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和进步,如医学成像人工智能、医疗服务机器人、手术机器人、可穿戴设备等仍处于市场培育期的新事物。

为大力推广智慧医院,政府应更加重视医疗资源的不均衡分配,加强医学协会建设,提高初级卫生保健水平。焦亚辉曾经提出,这套智能的“互联网附加”方法应该应用于医学协会。应在100个城市医疗团体中进行试点,并应在医疗协会内建立一个基于信息的远程医疗系统、远程咨询系统、远程教育系统和双向转诊系统。此外,今年工作的真正意义应该是探索和实现患者从基层医疗机构到上级医院的通路,实现信息互联、互通、共享,使医学会能够为患者提供持续、综合的诊疗服务。

麦肯锡的报告《未来已经到来:发展智慧医院的道路》(The Way to development Smart Hospitals)也展示了中国特殊的医疗环境,从而决定了中国智慧医院发展的不同路径。在大多数成熟市场,智能医院的核心定位将集中在外科治疗、重症监护和疑难病症的诊断和治疗上。在中国,受基层医疗机构现有能力的限制,智能医院的角色演变过程不同于成熟市场。未来十年,医院仍将在医疗服务体系中发挥最重要的作用,兼顾门诊和住院任务,领导基层机构组建医学会,共同承担一个地区居民的健康管理。

对于智能医院的所有参与者来说,除了占领顶级医院和顶级医院的市场之外,巨大的初级医疗市场也可能成为下一个“竞技场”。

以医学人工智能为例,行业内许多企业在利用顶级医院提供的数据和技能培训人工智能产品以提高医生的诊疗水平后,正从占领顶级医院转向基层医院。

事实上,对于基层医院来说,他们也很高兴看到它。不久前,清河县人民医院是河北省首家引进人工智能技术协助肺结节筛查的基层医院。其主席王志军表示:“如果原发性肺结节筛查准确且未发现漏诊,且治疗计划能够与知名医院专家通过远程会诊等方式提供的治疗计划保持一致,谁愿意外出?不仅如此,医院的声誉、影响力和收入都会大大提高。”

在互联网医院发展的初期,由于银川市的优惠政策和巨大的医疗需求,许多企业纷纷涌向银川市。2017年3月,宁夏银川市政府签约15家医疗企业,成为互联网医院的标志性事件。

此外,许多医疗大数据项目也是针对基层的,区域性医疗大数据平台围绕着整个地级市搭建,以最小的粒度覆盖乡村诊所,确保数据的连通性,希望“让数据运行得更多,让群众运行得更少”。

然而,“智慧”能否最终点亮五环还有待观察。业内人士指出,在实际应用中,大多数智能医疗项目没有考虑到基层的实际需求,没有考虑到基层的实际情况,无法持续跟进和优化服务,无法真正为基层卫生服务提供帮助。

王志军还指出,该技术的有效性和临床适用性是关键。纵观行业,并不缺乏先进的技术,但能够真正解决临床痛点并具有广泛适用性的技术和产品是“罕见的”。

责任编辑:匿名